张玉环称曾遭6天6夜刑讯逼供 希望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

作者:weiyida             2020-08-06 06:43:39             阅读量 356阅读             评论 0评论             # 绯闻

近期大家最关注的事件就是张玉环冤案一事,如今随着张玉环无罪释放。今天一则关于张玉环称曾遭6天6夜刑讯逼供的消息引起了网友的关注,具体是什么情况呢?下面一起来了解下。

8月4日,张玉环故意杀人再审一案在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开庭宣判,张玉环被改判无罪,被羁押9778天的张玉环回到进贤县老家和亲人团聚。8月4日,张玉环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自己在狱中的头等大事是写申诉状,曾利用节假日写过数百份申诉材料。张玉环表示,以前在狱中会非常关注其他案件平反的消息,特别感谢国家相关政策逐渐完善后还自己清白。张玉环还称自己曾遭到过刑讯逼供,希望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

张玉环称没有杀害两个小孩。有罪口供是受刑讯逼供做出来的。起初关在进贤县看守所期间,他没有承认杀人。后来被侦查人员从看守所提出,先后在进贤县长山宴乡派出所和云桥派出所受到残酷刑讯。1993年11月3日,侦查人员牵来两条狼狗(应当是警犬),说如果不招,就让狗把他吃了。民警手一挥,一条狼狗冲上来,狂撕乱咬,张玉环裤子被撕烂,大腿鲜血直流。极端恐惧下,张玉环承认杀害两小孩。侦查人员找来一条黄绿色军裤给张玉环,还打趣说比张玉环原来的裤子好。

王飞律师在法庭调查时也说张玉环受到难以置信的狼狗审讯。张玉环大腿上狼狗撕咬留下疤痕还在。张玉环曾向当年来提审的聂霍根法官展示过疤痕。本次庭审前,辩护人曾向法庭提交伤情鉴定的申请,未得到同意。

张玉环再次讲述被刑讯的过程。他甚至当庭发誓如果自己说假话,全家死光。张玉环一一报出了刑讯者的名字,他们分别是付某文、吴某才、周某、袁某华、周某华,支某华,付某选、胡某芳。还有几个不知道名字。我在网上搜索一下,发现1996年2月的《警察天地》刊载作者为胡星文的文章《为了这片热土——进贤县公安局采访札记》,记载副局长吴某才德高望重,经常与年青干警一道,没日没夜战斗在同刑事犯罪活动斗争的前沿。为侦破95夏季系列抢劫案件,他们35个昼夜没睡一个囫囵觉。《信息日报》报道2005年进贤县李渡派出所原所长付某文涉嫌徇私枉法,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半。支某华2017年被免去进贤县李渡派出所所长。这些名字,张玉环铭记27年。但愿吴局长的狼狗审讯法只用了这一次。

因为这个事情和老爹聊了一下,老爹是个三十年老刑警老公安,拿过不少奖励和表彰,业务精通。当年严打那些年我还小,但我记得很多次他回来吃饭时他直接把配枪拍桌子上的情景。

他说当年整个大环境就是这样,社会治安不好流氓横行,所以要求警方命案必破、从严从重、疑罪从有、除恶务尽。确实逆转了社会风气,但也造成了大量冤假错案,近些年平反的案子比如佘祥林案,呼格吉勒图案基本上都是那个时期的。

尽管随着科技进步法制进步这种冤案出现概率越来越低但有仍然有一些需要改进的地方。据说公安检察机关内部有个破案率(有个专有名词一时想不起来了),即这个案子一旦提起公诉,假如被宣判无罪的话检察是有责任的,所以公检会想方设法搞成铁案,只要这个利益驱使还存在,那么一旦出现领导介入的情况,还是会出现这种现象。希望公安检察要允许下面“打败仗”,允许他们输给法律输给证据事实,而不是为了侦破率起诉率去死要面子让无辜之人受苦。

此案发生于我国法治建设尚不成熟时期。在那个时期,“严打”的惯性思维在很大程度上还左右着公检法的办案模式。在第一次严打活动期间,我国共查获各种犯罪团伙19.7万个,团伙成员87.6万人,全国共逮捕177.2万人,判刑174.7万人,劳动教养32.1万人,其中,光第一次严打的第一阶段就逮捕了102.7万人,其中光判处死刑的就有2.4万人。

为应对这个时期关押场所的紧张,我国一方面进行突击性建设,另一方面,改建了一些公安机关办公用房并借用一些单位库房,作为临时监房。“严打”虽然有效地降低了我国的犯罪率,但是在从快从严的基础之上,对于犯罪嫌疑人的犯罪事实审查和法律审查就容易流于形式,这与当前刑法“罪刑法定”、“疑罪从无”的原则是相背离的。因此,在严打时期,我国出现了大批量的冤假错案!此案发生在93年,第一次做出判决在95年,离严打时期已经过去了近10年时间,对犯罪嫌疑人认定有罪的标准也越来越高。

但是,严打思维就像是漂浮在天空中的幽灵!经历过严打时期的公检法机关很多都还是受到当年严打思维的影响,在办理案件的上依然遵循着“粗枝大叶,从快从严”的模式。在这种氛围下,张玉环故意杀人案也被“严打”思维所影响,在侦查、审查起诉、审判过程中,公检法机关均存在着不同程度的失职,从而导致了这场近27年之久的悲剧发生!

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不存在冤假错案,我也不相信能完全杜绝,就像明知刑法里赚钱的路子不可取,但总有人铤而走险。如果走无罪推定的路,就不可避免地出现宁可放过一千不可错杀一个的情形。但能尽可能地通过保障人权的相关制度把冤假错案量降得更低。保障人权和打击犯罪刑法不变的话题。我国在不同历史时期中也出现过重此轻彼的情形,无论重谁轻谁都是我们不能忘记的教训。法律,不针对某个人,所以有些存疑不逮捕,不起诉的案件是我们不得不接受的情形。保障人权,和打击犯罪总有是在不停的对立和统一。翻案不需高呼正义永远不会缺席,但批评和质疑永远不是目的。

回应评论区的声音

1.还没平反完就开始唱赞歌了

我认为这种想法是十分狭隘的,没经过任何思考只会发泄情绪的废话。当初的相关人员确实是办错了事情,但参与翻案的相关工作人员,你有他们的那样的勇气吗?他们确实不是同一批人,但不光彩的是他们整体,影响的是整个司法的公信力。我也从没表现出对犯错者的赞扬,我支持的是平反,并支持对平反给予正面反馈。你这样阴阳评论,我怀疑你是有目的进行攻击。

2.你是那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旁观者

我是旁观者,但我们每个人都在其中,你能确保你不是下一个他吗?刀没扎在我身上,但我却看到了历史的教训和鲜血。你除了盯着纰漏不放,你有想过如何完善制度吗?我很不希望所有的声音只有批评和反对,难道这就是你想看的吗?

3.不是前人埋雷,后人背锅。

如果大家都是反对的声音,那么就是后人和现在的司法体系在背锅。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