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戛纳电影节,所有人自觉起立鼓掌,向一位中国导演致敬

作者:weiyida             2020-09-16 16:57:30             阅读量 143阅读             评论 0评论             # 活动

“哭丧”是一个很多人都避之不提的词,因为它的出现往往伴随着一个个鲜活生命的逝去。但是在中国古代的传统文化中,它却是历史的瑰宝。哭丧是儒家礼教的组成部分,最开始出现是在西周。

至今都还存在于中国的农村以及东亚的一些地方,哭丧顾名思义是:用哭泣的方式来寄托亲人们对逝去人的思念和痛苦,通常是一边哭一边唱,唱的内容多半是已逝人生平所做的功绩或者好事。

自古儒家最重视礼节,在官场上也要奉行儒家礼教思想,如“父母在,不远游”、 “父母亡,须守丧” 等。所以对于礼教之一的“哭丧”来说,也是非常严谨,而且每一个步骤都是有根据的,不能随便更改。

在出殡之时,逝者的家人就必须全部出动“哭丧”,不然就会被人戳脊梁骨。不仅要哭唱出来,而且声音的大小也是有讲究的,这家人哭得越大声,就说明这家人丁兴旺。反之倘若哭声太小,就会被人视为不孝顺。

所以,很多人为了得到一些子虚乌有的美名,就会花钱去请人来代替他们哭丧。随着这个行为的越来越普及,一个新兴的产业出现了,它就是职业哭丧人,因为大多数是女子去从事这方面的工作,所以也被人们称为哭丧妇。

2002年,在众多优秀电影杀出重围,选入戛纳国际电影节的《哭泣的女人》讲述的就是与哭丧妇有关的故事,这是由我国著名导演刘冰鉴拍摄的作品。当这部电影播完以后,看了这部电影的人都自觉站起来,为他致敬送上热烈的掌声。从外国友人的反馈中,可以看出他们对这部影片的欣赏。

十九世纪的影视作品,在拍摄有关农村的时候,总是喜欢把农村神秘化,营造成一个“阡陌交通,鸡犬相闻”“怡然自乐”的大同世界。这样使得很多生活在城市里的人被误导,认为农村和谐安定。其中,最有代表性的作品是孙瑜的《小玩意》。

其实,那些并不是真正的农村。最真实一面需要从电影《哭泣的女人》中的女主来展现,王桂香迫于生计,来到了灯火辉煌的大城市,想要融入却发现被城市抛弃了,于是又返回农村。

不过,回村后的她感受到的不是乡村的温暖,见证的都是农村的人情世故以及各种丑恶,所以杨冰鉴用了王桂香的哭戏作为电影的结尾,也讽刺了封建迷信对农村人的残害。这部电影讲述的不仅仅是一个妇女的转变,也暗示了农村形象的转变。

如果没有杨冰鉴导演的这部电影,相信很多城市里的人,根本了解不到真正的农村到底是什么样子。电影虽然包罗万象,但是它有个很重要的东西就是真实,杨导演能以独特的视角,拍摄出这么经典的一部作品,体现了他的用心。人们常说:皇天不负有心人。

2002年戛纳电影节西方友人的掌声,就是对他最好的赞美。这个世界并不是一片安静祥和,农村也不是天然的净土,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与纷争,这才是这个世界本来的样子。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